教师节的“送礼攻防战” 受教育还是买服务?

教师节的“送礼攻防战” 受教育还是买服务?

教师节的“送礼攻防战” 受教育还是买服务?

北京某幼儿园门口,家长接孩子放学。汤琪 摄
北京某幼儿园门口,家长接孩子放学。汤琪 摄

  中新网北京9月10日电  (汤琪) 送花、送月饼、送话费、送微信红包、送购物卡……教师节来临,这些看起来和其他节日并无区别的送礼方式再次浮出水面。然而,教师职业的特殊性让送礼、收礼逐渐演变成一场老师与家长之间的“攻防战”。这礼到底该不该送?送了之后,真能为孩子争取到老师更多的关照?

  家长的无奈,老师的尴尬

  教师节到来,中新网(微信公众号:cns2012)记者在网上搜索“教师节送礼”关键词,出现不少“送礼攻略”,足见其中的门道颇多。记者在采访时发现,学生向老师送花、送贺卡表达心意已稀疏平常,而暗地里,家长给老师送礼的方式则五花八门。

  在湖南汨罗某农村小学教书的何老师介绍,她觉得自己的教师节过得“很朴实”。“学生会用零花钱买一些环保材料做的花给我,还会送一些跟家长一起完成的手绘画,这些礼物让我很有成就感,”何老师说。

  “在大城市,一些家长觉得给老师送礼能拉近感情,希望孩子得到特殊的关照。”何老师坦言,今年她也收到在外地务工的家长发来的微信红包。“最近遇到了两次这样的情况,我都没有接。”
北京某小学门口等待家长接送的学生。汤琪 摄
北京某小学门口等待家长接送的学生。汤琪 摄


  “发微信红包会让老师很尴尬”,在武汉某重点小学教语文的小阳老师感慨,“到时候家长把聊天记录截图,告到教育局去怎么办?”除此之外,小阳老师还收到过家长充的话费,“我又给那位家长充回去了……”她还透露,为了表达“感情”,有些家长甚至要请老师去度假。

  今年的教师节邻近中秋,也让一些家长以中秋送礼为由,“变相”给老师送月饼。在湖北咸宁某农村小学支教了三年的李老师,就遇到类似的情况。“农村送钱、送购物卡的比较少,我碰到了送月饼的,因为是学校老师熟人的孩子,想推但没推掉,同事直接把月饼放在我的寝室里,”李老师无奈地说。

  记者在北京西城区某小学门口采访发现,部分家长坦言,曾给老师送过一些东西被退回。“不送也不是,还是要表达一份心意”,一位家长同样很无奈,“有时候送礼只是寻求心理上的安慰,并不渴求有多大回报。”
学生亲手做的纸卡。受访者供图
学生亲手做的纸卡。受访者供图


  三令五申刹“送礼风” 送礼真能有奇效?

  教师节送礼话题在不少老师看来仍然“很敏感”。武汉的童老师表示,她所在的小学明确要求不能接受家长送的购物卡,每逢教师节,一个班里,她大概要退回去五六张家长送来的礼品卡。

  2014年,教育部出台了《中小学教师违反职业道德行为处理办法》、《严禁教师违规收受学生及家长礼品礼金等行为的规定》等文件,对师德师风提出了硬性规定和刚性要求。不久前,教育部发布关于做好庆祝2016年教师节有关工作的通知,强调有针对性地开展严禁教师违规收受礼品礼金、有偿补课等专项治理。

  即便如此,小阳老师向记者坦言,除非是学校下行政命令必须转达,否则她不会在家长微信群里郑重通知他们不要送礼,因为,她觉得“这样做太矫情了”。
资料图。中新社记者 韦亮 摄
资料图。中新社记者 韦亮 摄


  然而,对于是否会对送礼家长的孩子额外关照,部分收过礼物的老师还是直言“不会”。

  “有时候家长送的礼品卡会收,但我不会对谁关照更多”,在武汉某幼儿园教书的曾老师说道,“主要还是看孩子自身的表现,以及家长平时配合教学的态度,这跟一两次送礼的关系不大。”对此,武汉的林老师也表示会一视同仁。

  家长给老师送礼真的就一点效果都没有吗?或许也不尽然。即将迎来自己第三个教师节的小阳老师就坦言,“我不会对没有送礼的孩子不好,但是送了东西的多少会关照一点,会有一些小事上的便利。”

  “比如,学校有选修课,原则上是学生根据兴趣报名,但名额又有限,一些比较火的班不是报了就可以上。这时,除了考虑学生的自身条件外,如果家长跟老师的关系处理得比较好,可能就可以通融。”小阳老师说。
北京某幼儿园门口,家长接孩子放学。汤琪 摄
北京某幼儿园门口,家长接孩子放学。汤琪 摄


  有家长反映,教师节送礼仅仅是孩子求学阶段“送人情”的很小一部分,越临近升学,要送的“人情”就越大。

  一位家住北京西城区的67岁退休教师透露,20多年前,她的孩子就因“人情”没有送到位,失去保送重点中学的名额。“有人给我儿子的老师送金项链,当时我也是老师,大家都认识,所以我没有揭发。”现在回想起来,老人仍有些愤慨。

  “我觉得不能违背原则,不然会良心不安”,小阳老师说,“如果我觉得这个家长的礼会左右到我处理大事,我会拒绝的。”
资料图。张云 摄
资料图。张云 摄


  受教育并非买服务 体谅和信任更重要

  已经在教学一线工作了20年的华老师,现在回忆起自己刚入行时的教师节依然记忆犹新。“刚当老师那会儿,心理上是满足和幸福的,教师节是真正意义上的节日。”华老师透露,那会儿她都是收到学生送的贺卡、杯子、相框,“或者一句口头上的祝福就很温暖”。

  “现在的教师节更加物质化,经常要和家长因为送礼送钱的事情推来推去,弄得大家都非常尴尬。”华老师感觉,即使现在还会得到来自学生和家长的祝福,也会因此感到高兴,“但仅仅是那一瞬间的感受,没有真正意义上被重视的幸福感”。

  “不要认为受教育就是在买服务,尤其是重点学校的家长,这样只会滋生更多送礼送钱的现象”,小阳老师认为,“打从心底里体谅、信任老师,这比任何购物卡都有效果。”

  家长和老师之间如何才能形成良性的联系和信任?小阳老师以为并不难,她建议,“每天认真检查孩子作业,明明有些作业家长签字了,但还是没有完成,或者做得很糟糕,老师对这位家长的印象就会不好。”
学生放学回家。汤琪 摄
学生放学回家。汤琪 摄

  “现在很多家庭都只有一个孩子,家长的偏爱无可厚非,但如果能多用点心培养孩子的习惯,更让老师省心和喜欢。”武汉的林老师坦言,孩子在学校调皮不听话,家长送再多的礼,老师也很难去关照。

  家住江苏徐州的胡女士向记者透露,她的女儿今年刚上幼儿园,“园长直接说不许送礼物,省心了很多”。胡女士表示,家长处事的方式会影响到老师对孩子的教育,经常与老师沟通,客观地将孩子的优缺点跟老师交流,可能更利于孩子的成长。

  记者在北京朝阳区一所幼儿园门口采访发现,一些家长对“教师节送礼”的现象并没有太过敏感。“我对现在老师们的普遍素质还比较放心”,一位刚刚接孩子放学的家长自信地说,“我的孩子在学校成绩很好,老师都很喜欢,完全没必要送礼。”

  “我对家长送礼很反感,既然选择教师这个职业,教书育人是分内之事。”两年前的圣诞节,在农村支教的李老师把学生们亲手绘制的小纸片晒在微博上,纸片上写满了对她节日的祝福。“这是孩子们自发送的,没有任何人要求他们这样做。”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)